长城刻字可能拘留!对破坏长城的行为,八达岭出台了惩戒办法!

2020-04-19 来源: 佑星旅游攻略

一、北京八达岭出台了《关于对毁坏八达岭长城景区文物不道德的惩戒办法》

针对一些旅游从业者、游客违法和不文明行为对长城造成的破坏现象,北京八达岭特区办事处出台了《关于对破坏八达岭长城景区文物不道德的惩戒办法》(以下全称《惩戒办法》),并于2020年4月6日起正式实施。《惩戒办法》将这些违法和不文明行为分为七类,包括:长城主体上设置摊点、通讯设施的;组织游览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长城的;攀登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长城的;登顶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长城的;非法移动、拆除、污损、毁坏长城保护标志的;在长城下架梯、挖坑、竖杆、冲刷垃圾的;其他危及长城安全的不道德。

该《惩戒办法》实施的目的,是为了压制游客和旅游从业者一些毁坏长城的违法和不文明不道德,从而加强长城文物保护。根据《惩戒办法》,对于上述违法和不文明不道德,将根据情节严重程度给与适当的行政处罚,构成刑事犯罪的,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置。对于一些导致严重社会影响的不文明不道德,还将划入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,限制购票参观。游客不文明不道德记录“黑名单”将定期对社会发布,加大曝光力度,增强社会舆论监督。《惩戒办法》同时还具体了,对于未成年人的违法和不文明不道德,监护人如果不存在监护责任缺陷或罪过,导致被监护人发生毁坏文物行为的,对监护人可采行划入黑名单,容许购票的惩戒。

二、违法和不文明行为对长城造成很大破坏

长城是中国也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、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,跨越众多省份,目前已经列入了世界遗产,是中国最受关注的文物景区之一,具有无法估量的象征意义和历史文化价值。但是,近年来,长城却遭到了相当大的破坏。一些旅游从业者私自的组织活动,登顶未经批准后开放的长城区域,甚至在监管不到的长城野餐,对文物安全造成相当大的隐患;一些当地居民在无人监管的长城土堆,所取砖,水浸垃圾,导致很大破坏;一些游客在长城乱刻有乱画,肆意涂鸦,虽然从个体的角度看,毁坏“微不足道”,但是持续大量游客的此类行为,势必给文物带来很大的毁坏。

之所以经常出现这些违法和不文明不道德,有些是因为旅游从业者执着牟利的动机;有些是当地居民保护意识过于;有些是游客素质不低。

三、惩戒是一种有效的文物保护手段

对于旅游从业者和游客的违法和不文明行为,相关的管理部门应该采取针对性的措施。一般来说,对于游客不文明不道德,更多必须从教育、示范、引导的角度,激发游客的自我掌控意识,如购票时为游客派发文物保护宣传手册、宣传页,通过景区影视播出系统、广播系统宣传文明旅游,导游和讲解员在讲解时减少适当的规劝。

但是对于一些教育违宪,故意毁坏的行为,必须明确地实施涉及规制,不予惩戒,从而强化其他人的文物保护意识。关于长城保护,目前已经有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《北京市旅游条例》《北京市长城维护管理办法》等法律法规为依据。

本次《惩戒办法》依据上述法律法规,针对七类违法和不文明不道德,涵括了旅游从业者、游客、当地居民三类主要的毁坏群体,针对性非常强劲,压制的行为非常具体,因此对于长城维护是具备积极意义的。

据了解,在该《惩戒办法》正式实行的当日,就有一男子因为乱刻乱画被不予罚款、拘押5日的惩戒,经媒体曝光,必然会对社会公众起着一定的警示起到。它相等于给全社会收到了一个明确的信号,警告其他人不要有类似不道德。

四、八达岭景区的《惩戒办法》对国内其它类似于景区有一定示范意义

我国的长城延绵2.1万公里,涵括15个省份,目前研发的景区大约有几十个,管理体制也不尽相同。面临违法和毁坏行为,此前虽然也有法可依,但是布满在适当的法律法规具体条款中,缺乏明确的、针对性强劲的管理办法。

八达岭作为长城旅游开发与保护做到得较好的文物景区,针对景区实际情况,率先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,对其他类似于景区有一定样板意义。

当然,《惩戒办法》明确条款也有一些厘清之处,例如对未成年人的毁坏行为,将其监护人列入“黑名单”,并容许购票参观,违反了国家法律有关责任分担主体之规定。按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公安机关会因未成年的违法行为而对其监护人展开处罚。但是,依照《惩戒办法》的规定,未成年人有损害长城文物不道德的,景区则将对该未成年人本人及其监护人一并纳入景区黑名单,限制其购票转入景区。按照国家立法体制,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的立法等级低于《惩戒办法》,《惩戒办法》作为一个规范性文件,必须遵循、符合国家上位立法。

总体上看,八达岭景区出台的《惩戒办法》,对于长城保护,具备一定的积极意义。对于旅游从业者和游客的一些违法和不文明行为,会起着一定的打击效果。但是具体能起着多大起到,还取决于执法环节。因为监管和发现这些违法和不文明行为需要很高的时间和管理成本,如何监管并继续执行,是考验景区的一个难题。

(作者成英文,西安外国语大学陕西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所所长。本文未经许可婉拒刊登。)

小编:维尼